我是金鱼🐣

叫我金鱼就好了哦;-)

橘农 凌晨的海

✋橘农
✋新人 学前班文笔
✋多多包涵
-林彦俊和陈立农是潮汐便利店的员工。
便利店离海很近,透过店里唯一一扇窗可以看到整片海。可这便利店确确实实很偏,一天不超过十个人来这店里,但很奇怪,店开了十几年了,一直没倒闭。
-林彦俊陈立农住的方向大致相同,只是林彦俊住的稍远一些。
每天早上林彦俊都会掐着时间出发,他总在陈立农出发后五分钟,骑着单车来到陈立农身边。然后拿出特意给陈立农准备的早餐。
“诺,早上准备的多了,给你一份。”
“彦俊真是个大好人啊,谢谢了!”
陈立农笑着。
林彦俊对陈立农的笑是抵抗不住的,他可以感受到脸上的火热,为了不让陈立农发现,他总在这个时候突然加速,然后向后面的陈立农挥挥手,喊着“要迟到了哦,我先走了!”陈立农就在后面用力地追着他“喂,你这个人真的很烂耶!等等我了啦!”
林彦俊当然不会让陈立农一路都追着他,他会在那个拐角停下来,然后等着陈立农。
等陈立农赶上来了,看着他边喘着气边骂着烂人,林彦俊会故作冷酷的说“等森摸啊,快坐上来啊,真的要迟到了。”然后就这样载着陈立农摇摇晃晃的骑着单车。
他们总会在这段路上聊些有的没的。
“欸!林彦俊,你好好骑车不行厚?”
“喂,是你太重了啦,还怪我?”
“那我不坐了,放我下来啊!”
“你别动啊别动,待会连人带车一起摔了!”
_可能是便利店来的顾客太少了吧,没事的时候陈立农就睡觉。每次在黄昏的时候,林彦俊总忍不住一直盯着趴着的人看。看从仅有的窗中投射下的余晖撒在陈立农的背部,发梢,睫毛以及半边的脸。“老天野啊,这也太好看了吧!”林彦俊总在心里想着,但他就是没有勇气说出口,他常和陈立农说“是男人就没在怕的”可他现在确实是怕了。他害怕和陈立农连朋友都做不了,他害怕伤了小孩儿,他害怕...林彦俊为了掩藏自己的情愫,总装出一副冷酷的样子,甚至装出不喜欢陈立农的样子...
_便利店的关门时间是晚上七点。冬天的这个时候天已经很黑了,风也刺骨的很。陈立农坐在林彦俊单车后座,悄悄把手伸进林彦俊的上衣口袋。他感受到陈立农冰冷的手,他是很心疼,但到嘴边的关心却变成了责怪。
“喂,陈立农,很冷耶!”
“就一会嘛,一会就好了,林大好人!”
“...”
而夏天的七点,天还是有一点微亮,也没有那么冷,陈立农还是会粘着林彦俊。
“彦俊,我头很重也,让我靠一会儿吧!”
“你可别睡着了,待会摔下来我可不负责啊。”
“你放心吧,等会我不讲话了就是睡着了,你就下车把我摇醒。”
“噗,我才不要管你勒。”
“...”
“喂!?你不会真睡了吧?”
"..."
林彦俊猛的一刹车,陈立农的头便重重的碰到了林彦俊的后背。
“你干嘛啦,很痛耶。”
“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啦。吓我。”
“我才吓死了啦。”
海浪的声音在这样的夜晚好像格外清晰,两个少年怀揣着同样的感情,在回家的路上,小心翼翼地靠近着对方,但又不想伤害彼此。
_这样朦胧的感情,终于在一个夏夜被戳穿。
陈立农还是一样的靠在林彦俊背后,可林彦俊分明感受到了湿热的液体。
“陈...陈立农,你睡觉流口水了是吧?”
“...”
“我要刹车了哦。”
“彦俊”
“没有睡啊?”
“彦俊,彦俊,彦俊,彦俊...”
“你怪怪的哦,怎么了。”
“彦俊,我好害怕。”
陈立农带着哭腔一遍遍地重复着。林彦俊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只好沉默不言。
“陈立农,到家了哦。”
陈立农缓缓地下了车,昏暗的路灯下,林彦俊分明看到他爱的那个人哭红了眼睛。
“彦俊,你有看过凌晨的海吗?”
“没...没有”
“有机会要去看看哦。”
“...”
“林彦俊!”
“是!”
“我真的很喜欢你。”
“...”
明明是自己喜欢了很久的人,可为什么是他先表白了,不应该是自己吗,明明说着不在怕的,为什么这个时候没有了勇气?林彦俊一时心情复杂,说不出话。
“我...”
“不要说了,我不需要答复,我知道你有一点不喜欢我,我都知道的。”
陈立农没有给林彦俊任何说话的机会,转身投进黑暗。
林彦俊在原地愣住了,他很想冲进陈立农的家,用力地敲门,喊着“我也喜欢你啊,白痴”可是他没有,他没有这个身份去打扰陈立农,他也没有这个勇气。
该死的路灯一闪一闪的,车把手上是配合着路灯闪着的林彦俊的眼泪。林彦俊骑着车慢悠悠的回去了。那晚,他想了很久,他想明天好好地给陈立农准备早餐,在遇见陈立农时,递给他,然后坦白一切,好好地抱抱他。
_林彦俊真就这么做了,可在六点二十五分的时候,他没有遇见陈立农,他调了个头,向陈立农家里望了望,窗帘还没有拉开,他没有办法判断陈立农是否已经出门。只好先往前走。
他还是在拐角处停下了,等了好久好久,始终没有见到那个人,林彦俊开始慌了,他看看手表,已经六点五十了。他停止了等待,向便利店出发。
单车后座是空的,但林彦俊骑的却更慢了,他的心里也是空的。海浪的声音越来越大,夹杂着他小声的无意识的哭声,一起在风里凌乱。
到达便利店时已经是七点二十了,今天他迟到了。便利店没有开,看来陈立农没有来。他看着这家充满回忆的店,“潮汐”
二字已经褪色,只能看个轮廓,他不知道在这里工作了多久,工作是无聊的,可有陈立农在就不会在意太多。
他开始回忆,他开始后悔,为什么他没有坦白,为什么他要对陈立农那么冷漠,为什么他总在关键时候没有勇气...
林彦俊抹抹眼睛,打开了破旧的店。他来到收银台,有一张橘色的便利贴,上面是那个人熟悉的笔迹。
TO彦俊
我走了 别来找我
我真的不在乎你的答复
只要你知道我爱你就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陈立农
林彦俊胸口突然传来一阵绞痛。他无心工作,看着窗外的海发呆。所幸,一天下来有一个老者光顾此店。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,林彦俊和老人搭话了。
“先生,您看过凌晨的海吗?”
“爱一个人就不要放弃了。”
答非所问,但林彦俊好像懂了什么。
下午六点他就把便利店关了,他把单车卖了,用攒了很久的钱买了辆机车。他开始满世界的找陈立农,他开始每天给陈立农传简讯,尽管没有回复。
-大概过了两年,林彦俊又回来了。他路过便利店,那个便利店终于倒闭了,泛白的招牌上已经看不出任何字,他继续往前,在那个拐角,有一对情侣,笑的很开心,他好像看到了曾经的他们。林彦俊摇摇头,一踩油门又继续前进。在陈立农曾经的家门前停了停,什么都没有变,只是没有了那个人罢了。
他最终回到了家,看到了冰箱上还没来得及撕的纸。
“他爱喝草莓牛奶”“他傍晚睡觉真的很好看”“记得给他做早饭”"他向我表白了,可我却没用回应..."“他说要我看凌晨的海”...
他忽然想起些什么,又原路返回,来到便利店边上的海,尽管这片海离便利店很近,但他从没有想过来岸边近距离看看海。
-已经是下午五点三十了,林彦俊到了海边。他从机车上拿下来两大箱东西。一箱是草莓牛奶,是陈立农最爱的,他想在找到陈立农后把所有的草莓牛奶给他,和他说“我给你买一辈子牛奶”但这好像不太可能了。另一箱是酒,是他走遍全世界收集的酒,林彦俊已经忘不了陈立农了,喝酒或许会减少他的痛苦。
夜越来越深,海风越来越凉,吹着林彦俊的发丝,海浪一层层扑来,偶尔会带走几个酒瓶,林彦俊喝了很多,可不知道为什么,他还是没有醉,还是很难受,还是,很想陈立农。
他恍惚着,看看手表,已经是凌晨的三点三十。他拿出手机,给唯一的联系人传简讯。
收件人:立农
3:30 AM æµ·
这里快要进入白天了,天空有一点微微的亮,这时候的天是淡蓝色的,照在海面上,可以看出海水的湛蓝,海风一直吹着,却没有带来你的讯息。
你曾经问我有没有看过凌晨的海,我现在可以回答了,很美,但你在的话,会更美。陈立农,我很爱你,一直都很爱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阿俊
 

我真的很爱你
但愿海风把喜欢捎给你
告诉你
你的付出并不是没有回应

END